南白北树

【曦澄】每天起床都看见直男被撩(五)

失踪人口回归

----------------------------------------------------

*严重OOC预警
*现代pa,主曦澄副忘羡,云梦双杰友情向
*私设巨多剧情巨长,尽量开车,文笔渣
*温柔涣X炸毛澄

    魏无羡这几天时间里全去骚扰那个蓝忘机了,各种挑逗手段层出不穷,仿佛全然没有看见他爱理不理的神情。只是魏无羡的功力非一般人可以比拟,饶是淡然如蓝忘机也被惹得脸红急躁。

    这天,江澄隐隐有一股莫名的忧虑,心不在焉的整理书包准备回家时,恰好看魏无羡春光满面的走进教室。

   “师妹,做好穿裙子的准备吧!”话音刚落,江澄的手机便响起来。“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江澄最近刚给魏无羡换的铃声。魏无羡面色复杂的看着正听得起劲的江澄。

    点开接听,蓝忘机的声音森然传出,带着十成的冷意:“魏无羡,我的抹额。”

    蓝忘机视那条抹额为宝是整个级段都知道的事,也不会有人不知好歹地去触他的逆鳞,然而魏无羡好死不死故意夺走那条抹额,还开玩笑的说抢来送给女孩扎头发。
 
    从前蓝忘机被他挑逗只会红着脸,憋不出一句脏话,但此次怒极,反而听不出情绪,只是说出的话使两个少年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魏婴已赢,见好就收。仍是一副小流氓语调,“既然冰美人你都主动打电话了,那哥哥也不好不满足你。抹额被我放在音乐教室了,你去拿吧。”魏无羡本想多讲几句骚话,没想到那头直接挂了电话。

   “你干嘛要让他到那儿拿啊?有埋伏?”

   “嘿嘿,我跟你说……”
  
    蓝忘机一个人走进音乐教室,发现抹额被折叠整齐放在钢琴上,伸手一拿,碰断了一跟极细的线,顿时琴谱都散落在地。蓝家良好的修养使蓝忘机俯身去捡,谁知几张琴谱下面是花花绿绿的小人打架图。蓝忘机触电般缩回手,下一秒就将他们撕成粉碎,牙关硬生生挤出两个字,“魏婴……”

    小学男孩子之间总爱逞什么男子气概,常常小大人似的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挂在嘴上。江澄自然是不愿意穿裙子的,但是约好了就是约好了,陷入无限纠结。

    魏婴见他不会轻易答应便佯装生气:“你不穿就再不跟你玩了。”江澄的脑袋一下子耷拉下来,拧着衣角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一句话,也忽视了魏无羡转过身后拼命忍笑的脸,一路上心事重重地回了家。

    刚到家门口见到江厌离高中放学回来,一个星期不见姐姐的小江澄还不等魏无羡作出反应,直接扑进姐姐怀里,蹭蹭抬头可怜巴巴地问,:“姐姐,男子汉是不是一定要遵守约定啊?”

    江厌离看着这个稚气未褪的孩子竟一脸郑重,小脸使劲装作老成的样子,不由得捏捏他的脸,笑着说,:“是啊,阿澄,是男子汉一定要守信用的。”

    江澄听完拧巴着眉头,绞着手指,终于下定决心,“魏无羡,我穿!”江厌离看着把脸埋进她臂弯的江澄和突然爆发出挖掘机般笑声的魏无羡,一脸懵逼。

    蓝曦臣是初中毕业班,好不容易得空来接弟弟,却发现他的脸上全是又羞又恼的红晕,心想看来忘机的新同学很有趣呢:)

    江澄可不敢在家里穿,被虞紫鸢发现就完了,两个小破孩就一同躲进了公园的公共厕所。魏婴不知从哪搞来了假发和裙子,江澄小小犹豫了一下,还是套上了假发——被当做女生也比被认出来好。

    壮士牺牲似的去穿一整套衣服,赖在厕所的隔间里扭扭捏捏了半天,等到魏无羡忍不住去敲门时才缓缓出来。

    魏无羡被惊艳到了——紫色长裙尽衬淡雅,套上的轻薄的淡粉色短衫增添可爱,高高扎起的双马尾更显灵动俏皮。

   “看好了吧,我要换回去了。”“别嘛,没想到澄澄是个大美人呢。”魏无羡学着电视剧里男生轻佻的挑起江澄的下巴,直接壁咚,“小美女陪哥哥玩一玩如何?”江澄脸上尽是羞涩地红晕,用了十分力气去推开魏婴。奈何现在的姿势不得力,推搡了半天还是被他压制,反而折腾得小脸更红了。魏无羡玩心大起,身子前倾将脸凑得更近了些,“师妹别不解风情嘛……”

   “魏无羡!”蓝忘机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蓝家人走路不出声的习惯真是可怕),一进来便看见魏无羡将小姑娘压在男厕所墙上调戏,一手逮住他,江澄听见蓝湛的声音,立即捂住了脸向外冲。

    蓝湛身旁还有一个高瘦的身影,江澄跑得太急,两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变相撞了。江澄习惯性抬起头,看到的却是蓝湛的脸,极度的紧张使他忽略了那人吃惊之余嘴角未抹去的笑意和温暖的瞳色,“蓝蓝蓝蓝蓝蓝蓝忘机!”小江澄极度窘境之下又受了惊吓,脑子里全是“完了,完了”,一个踉跄跌在地上,又没有穿裙子的经历,不经意就露出了胖次。

    蓝曦臣刚进来便目睹了一场“小学生凌霸事件”,正想上前责问时被突然愤怒的弟弟抢先一步拎起那小流氓的领子。

    认识?蓝曦臣仔细想了想,忘机先前清洗抹额时发现了内侧一行小字“魏无羡哥哥亲笔”气的踹翻了盆子,似乎就是这人干的,欲为那个女孩子主持公道,眼前却直冲来一只淡紫色的团子笨拙地扑上了少年的身体,蓝曦臣恍惚之余仿佛还嗅到了淡淡莲香。

   看着这只受惊的小江澄,身板瘦瘦小小,脸上却是白白嫩嫩地好不可爱。蓝曦臣本应正人君子地将他扶起,却一不小心看到了露出的胖次,顿时涨红了脸,“我我我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扶你起来!”

   

------------------------------------------
两人以一个拥抱结缘,长大后以一个拥抱相认

  

终于抽到彼岸花了(十连抽抽到,断了中酋之路),小姐姐太好看了吧

【曦澄】每天起床都看见直男被撩(四)


*严重OOC预警
*现代pa,主曦澄副忘羡,云梦双杰友情向
*私设巨多剧情巨长,尽量开车,文笔渣
*温柔涣X炸毛澄

感触最深的云梦双杰啊。所以。。说好的曦澄呢
----------------------------------------------

   江澄和魏无羡戴好红领巾,穿好校服,告别姐姐,去往云深不知处小学报道。

  这是五年级开学的第一天,四年级升上来的同学们都被重新打乱分班,原本江澄和魏婴不是同一个班,两人安分了四年,但自从五年级被分到一个班之后。

  云深的老师们都对这两个小孩头疼不已。

  家长被叫到学校已是寻常之事。无非是逃课、打架,有时候甚至跑到十几里外的村民家里掏鸟蛋,放学前刚好跑回学校,带着一身泥和圆溜溜的鸟蛋,嬉笑着分给同学,结果被来接送的虞紫鸢当场抓住,一手揪着一人的耳朵回了家,一路上两小只哀嚎不止。

  当然也有出过意外,魏婴和江澄想来顿丰富的,就分工合作,一人抓鸡,一人捉鱼。

  然而这片地方的村民都遭过他们的毒手,家家户户养起了狗。狗也本不足为惧,但魏婴追着满院子的鸡跑,终于不负鸡众望地没有抓住,还扭了脚。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会引起狗的注意。

   江澄提着一桶鱼在约定地点,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影,瞧时间主人都快回来了,忍不住进去帮忙,:“怎么还没……魏婴!!”

  魏无羡的腿上一片血淋淋,人已经昏迷,肇事狗已经被人用砖头给拍死了。

  江澄急切地喊几声无果,见主人回来了,立即哭着上去,但那人喝醉了酒,眼里哪有魏婴,只有被打死的狗,骂骂咧咧地见江澄就打,下手一点儿也不留情。

  江澄从小被家里宠着,母亲也只是严厉,刀子嘴豆腐心,哪里受过这样的。硬生生挨了十几下,已是头昏眼花,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奋力一推,那醉汉竟就踉跄了几步,摔地上还不断骂。

  江澄小小的身板扛起魏婴,未长开的骨架子还有些羸弱,硬生生被压得弯了腰,眼前一片混沌,直直朝着一个方向跌跌撞撞的跑出去。

   等到江枫眠他们意识到不对,出来找到半夜,才看到微弱的路灯光下一个小小的身影还在不停地走,被什么绊了一下摔倒了也还不断挣扎着要爬起来。

  虞夫人第一个冲上去把江澄抱在怀里,江枫眠虽也激动,但毕竟是家里的顶梁柱,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看了看魏婴的伤势,将他抱起来,并搂住了虞夫人,:“先上医院。”

  江澄被柔软的怀抱一拥,顿时放松下来,一路紧绷着的支撑他的弦顷刻断开,一时仿佛身体感官回笼,疼痛、晕眩一股脑儿涌上来,恍惚也晕了过去。

  虞夫人去医院给他们换衣服时,江澄满身的伤痕和魏婴血肉模糊的腿,又是心疼又是气愤,恨不得抽他两大耳刮子让他们不再犯,却又不忍下手,只得一直守在病床前痛哭。

  江澄醒来后,先是被江枫眠重重抱住并语重心长地说了句“好孩子”,再是诧异地发现虞夫人的眼睛肿成了核桃,声音也沙哑许多。

  毕竟他记事以来,虞紫鸢从没有像此刻般脆弱颓然,再看魏婴大概是认识到错了,也安分地接受打针。
 
  只是魏婴那疼的呲牙咧嘴的表情让江澄意识到这不是梦,仍旧疑惑于他们的反常,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里。

  是的,江澄狗血地忘记了那天发生的事,只知道魏婴从此怕上了狗,只知道接下来几个星期死活不去打狂犬病疫苗的魏婴只要被他一瞪就立即乖乖听话,只知道有一天魏婴钻进他的被窝作出云梦双杰的约定,只知道他们从此形影不离,一同成长。

   云梦双杰被虞紫鸢一气之下转去了最严格的姑苏小学,还是安分不下来。

“师妹师妹,听说隔壁班有一个不爱搭理人的小子叫什么蓝忘机,赌不赌!我能要到他的电话号码。”

“再叫一句师妹就给我去死!别以为我不知道班主任那里存着所有人的电话号码。要赌就赌你能不能让他主动打电话给你!”

“没问题,赌什么好呢?”

  两人吊儿郎当地坐在窗台上,外面经过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可爱女孩子,魏无羡习惯性地伸手揪她的辫子。

“魏无羡!”

“你远道哥哥再此!”

  女孩腾地红了脸,重重地跺了跺脚脚,鼓着脸走了。
   
  那女孩子便是魏婴四年的前桌罗青羊,小名绵绵。“我想到了,谁输了谁就穿一天的花裙子,还要输小辫子!”

  江澄心想:那种好学生都不用手机的,我赢定了。两人都认为自己能赢,爽快地签订了契约。

  突然江澄和魏婴惊奇地发现自己变成了马猴烧酒,然后就是马猴烧酒拯救世界的故事。小汪机:按剧情不是我会被一个gay里gay气,骚里骚气的小可爱撩吗?继续坐等……云梦双杰完全忘了这个赌约,世界和平后回到自己真正的母星:@W$#%星球。完。

  老汪叽端正的坐在小学教室,轻手拂去身上的蜘蛛网,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掀桌(╯‵□′)╯︵┻━┻狗作家你给我滚出来!!!([瑟瑟发抖]含光君你冷静!冷静一点,收收收收收好避尘!)

-------------------------------------------------------------
521这一天却来了波云梦双杰的友情,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嘿嘿嘿最后就是瞎几把写

【曦澄】每天起床都看见直男被撩(三)

*严重OOC预警
*现代pa,主曦澄副忘羡,云梦双杰友情向
*私设巨多剧情巨长,尽量开车,文笔渣
*温柔涣X炸毛澄

晚吟情商持续掉线中。。。这么多年没有女朋友的原因啊
--------------------------------------------

    “那个……江澄同学你看我这条裙子好看吗?”

  温琦紧张的绞手指,羞涩地低下头拉裙摆。江澄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认认真真应了声“哦”。蓝大“噗嗤”一声笑 ,江澄疑惑地侧目,随即又将目光移到了魏婴脸上。

  以往有这样的情形 ,魏婴都会笑得花枝乱颤,每当江澄追问他为什么笑时,他总不回答,于是往往是以魏婴 被骂一声傻逼而告终。

  这回魏婴罕见地沉默下来,反而令江澄感到奇怪:“魏婴你……”

  “江澄同学!”温琦感觉自己再不说话就没有机会了,打断了江澄地的话,“我喜欢你!”

  江澄愣在原地,伸出去拉魏婴的手也停在半空(实践证明,这是一个十分尴尬的姿势)。

  江澄也不是没有被人告白过,但以前她们总是暗示,江澄也就从没发现过,这次温琦大胆露骨的告白,实在令他措手不及,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其实好感嘛,也不是没有,但总没有那种感觉,只得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应些什么。

  蓝曦臣也想知道答案,盯着江澄越来越红的脸,一颗心沉入了谷底。蓝曦臣沉着脸刚要走过去,魏无羡终于说话了。

  “江澄你……不用因为我而拒绝的,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其他四人全都愣在原地,空气突然安静。

  蓝忘机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隐隐有裂开的痕迹,蓝曦臣的脸色越来越黑,冷下来的脸竟和蓝忘机一模一样。温琦已经完全傻了,江澄则是黑人问号脸:魏婴有喜欢的人了!但是这跟我拒绝有什么关系??是以后喝莲藕排骨汤不用给他留排骨的意思吗(论直男的脑回路)?
  
  “你喜欢魏婴?!”“你喜欢谁?!”蓝大蓝二没有丝毫雅正地吼出去,不过一个是对着江澄,一个是对着魏婴。

  “EXM?我喜欢魏无羡?开什么玩笑!”

  这下轮到魏无羡傻眼了:“不是你在大扫除之后把我横抱起来,还亲了我一下吗!”

  江澄恍然明白过来,看向蓝忘机,他的身影已经完全僵住了。蓝熙臣当然是知道蓝忘机做的事的,也明白江澄不是喜欢魏婴,脸色和缓许多,恢复了一贯的温柔,上前一步。

  “魏同学,能不能听我说一句?其实做这些事的,是舍弟蓝忘机。”

  这下轮到魏无羡傻眼了,内心:我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这也难怪会认错,他本就睡得迷迷糊糊,被公主抱就公主抱吧,还省得走路,挺舒服的,又睡过去了。

  直到被抱回自己寝室,感觉嘴唇被轻轻揉捏,随即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覆盖。聪明如魏婴,立即猜到这是什么,但怕睁开眼之后尴尬,睫毛颤了颤,还是没睁开。江澄也终于明白魏无羡这几天魂不守舍的原因。

   蓝湛的耳根微微发红,而魏无羡回想了一遍,饶是平时插科打诨练就的千万层脸皮,也红了个透,但他的眼睛亮的吓人。

  “蓝蓝蓝蓝蓝蓝湛!你是说蓝湛!蓝湛,看我!快看我!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魏婴下一刻就被紧紧抱住,耳畔传来蓝湛微颤的声音:“真的?……”像怕了什么似的又钳紧几分。

  “二哥哥,我……快透不过气了。”闻言身上的束缚感稍微减轻,旁人看来是蓝忘机将魏无羡深深埋进自己的胸膛,“我也心悦你。”蓝忘机一贯严肃的语调,却能听出一丝羞涩与郑重。

  那边忘羡二人互通心意,这边江澄惊得目瞪口呆,带着些微的恼怒,是那种发小背着自己找男朋友的被背叛感,(云梦双杰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为了蓝湛狗就狗,谁跟你是好朋友),忍不住想不识时务地冲上去追问,然而被蓝曦臣拉住了手。

  “晚吟当真还认不出我们吗?我可是很是怀念被晚吟妹妹叫涣哥哥呢。”蓝曦臣装作很委屈的样子,江澄感觉这称呼怎么这么耳熟,突然明白过来,气急败坏地吼道:“闭嘴!”

-------------------------------------------------------------
接下来要写一大串回忆杀了

可爱到爆炸

nekoling-米凌-:

【兔兔尾巴糯米糍】

总算...

TAT...看着二哥哥的尾巴就想起我傻逼地覆盖了他的图层,还不能后退...

真心觉得丢失了的那一版好看点

哭死了

【曦澄】每天起床都看见直男被撩(二)

*严重OOC预警
*现代pa,主曦澄副忘羡,云梦双杰友情向
*私设巨多剧情巨长,尽量开车,文笔渣
*温柔涣X炸毛澄

    蓝曦臣以前没少被女孩子投怀送抱,每次他都只是轻轻推开。

  然而这一次江澄人畜无害的表情使蓝曦臣大感兴趣,看起来就像一只呆住的小猫咪(很好,江澄你成功引起了蓝大的兴趣)。
 
   学生会是有急事的,蓝曦臣身边的同学见江澄不动,蓝曦臣也不出声,只得轻咳了几声引过江澄的注意。但同学你错了啊,江晚吟情商是个负的。他偏过头,奇怪地问:“同学你的喉咙怎么了?”那副乖巧的小猫咪的样子和真诚的提问引得蓝大又是一声轻笑。

  预备铃按时响起,上课的是蓝启仁那个老古板,迟到了是要罚抄书的,还得倒立着抄。江澄顾不得其他,立即向教室奔去。

    江澄迟到了,蓝启仁气的吹胡子瞪眼。回到寝室直接趴在了床上,却发现魏无羡一动不动的坐在他床头,支着头,作沉思状。

  “你旷了一天的课,这下可不要被蓝启仁和蓝忘机给盯上了……魏无羡,魏无羡?魏婴!!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啊?江澄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告诉我一声。”

  江澄直接甩了一个枕头过去,魏无羡反常地没有丢回来,直接爬上了江澄的床。

  “江澄我跟你说个事。”

  魏婴说完这句却一言不发,与江澄对视了半晌,江澄被他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不耐烦道:“有话快说!”

  “……算了吧,不说了。”

  魏婴蔫了似的回到自己的床铺,一会看看江澄,一会又盯着天花板,叹了一口气,一会就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魏无羡睡在上铺,江澄睡在下铺。江澄平时大大咧咧惯了,不太懂细微的小情绪,这会见魏婴欲言又止的样子,总觉着不对劲(晚吟妹妹你情商终于上线了!!!),爬到上铺去本想要追问,但看到魏无羡又睡得跟头死猪一样。

  “真是没心没肺!不管你了!”江澄撇了撇嘴,伸手给魏无羡拉了拉被子。

  “不盖被子,冻死你算了,还师兄呢!“

   最近几个星期,江澄总觉得魏婴看他的眼神不对,每天一起回去时还躲躲闪闪的,几次都找借口不和他一起回去。江澄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但看魏婴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也不想多问。

  一天下午,江澄终于把沉迷于电竞的魏婴从寝室里拖出来溜了一圈。江澄和魏婴走在林荫下,魏婴忽的转过头,又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江澄,还是没能把什么什么说出口。

   江澄的视野里突然闯入一个女生,眯了眯眼,认出那人是经常来找他借笔记的温琦。
 
  温琦是清纯系美女,半倚着栏杆,看着分外养眼。

  然而引起江澄和魏无羡注意的是迎面走来的蓝氏双壁。一位好似九天谪仙,款款温雅;一位好像碧落美人,冷冷清煦。[吹弹可破的肌肤十分白皙,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像能说话似的]。

  江澄和魏无羡继续往前走,突然被温琦拦住,蓝曦臣饶有兴趣地停下来,蓝忘机也跟着停下来。

【曦澄】每天起床都看见直男被撩(一)

*严重OOC预警
*现代pa,主曦澄副忘羡,云梦双杰友情向
*私设巨多剧情巨长
*温柔涣X炸毛澄

  清河学院一年一度的校庆临近,各班都繁忙地准备着。

  “魏婴你敢不敢再懒一点!”江澄满头黑线地看着这个直接瘫在他身上睡成一头猪的魏婴,“被蓝启仁抓到就完了。”
 
  江澄见魏婴实在是乏了,便没再催着他打扫。
 
  自从他们入学以来的三个月中,魏婴这个屡次违纪的就被“小古板”蓝忘机——学生副会长盯上了。
 
  魏婴昨天就是被蓝忘机盯着抄完了两遍校规,抄到了凌晨三点。江澄叹了口气,刚转过身,就发现蓝湛径直走来,带着他一贯面无表情的脸,看着魏婴。

  “魏婴都这样了,你还想……”江澄刚要阻拦,蓝湛突然将魏婴打横抱起,以公主抱的姿势回到了寝室(寝室分配:蓝大、蓝二、金光瑶一个寝室,江澄、魏婴、聂怀桑一个寝室)。

  江澄直接愣在了原地。

   蓝湛公主抱魏婴的事被拍了照传到了校园网站上,立即炸开了锅。

“云梦双杰不是在一起了吗???谁能说明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云梦双杰绝对是真爱!!”“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路过……”

  至于当事人蓝湛和江澄都是向来不关注这些的,睡成猪的魏婴也不知道这一切的发生。

   江澄一个人溜达回了教室,还处于震惊的状态之中,再加上一个上午打扫了两人份的区域,脑子都累得发懵,转弯处直愣愣地装进一个人的胸膛。

  不知是不是撞懵了江澄不仅没第一时间退后,反而再埋得深了些,抬起头,撞上了那人温润清明的眼眸。直到那人笑了一声,江澄才突然反应过来,猛地后退几步。

  看眼前人分明长得和蓝湛有几分相似,只是瞳色略深,和煦的笑容也是蓝湛不曾有过的,江澄疑惑之中竟就待在了路中间。

  那人便是蓝曦臣,由于身为学生会会长,事务缠身,再加上本身品行和成绩优秀,各个场所的招待邀请应接不暇,以至于开学典礼都赶不回来,三个月来更是没有露过一次面,江澄这一届的学生自然是不认得的。
  
  蓝曦臣与蓝忘机虽不是同胞所生,却有九分相似,只是一人如谦谦美玉,一人如冰凉寒星,也难怪江澄会差异。蓝曦臣本是一边走一边和身旁的学生谈论学生会里的的琐事,没想到刚转弯时,就被江澄撞了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