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白北树

【曦澄】每天起床都看见直男被撩(五)

失踪人口回归

----------------------------------------------------

*严重OOC预警
*现代pa,主曦澄副忘羡,云梦双杰友情向
*私设巨多剧情巨长,尽量开车,文笔渣
*温柔涣X炸毛澄

    魏无羡这几天时间里全去骚扰那个蓝忘机了,各种挑逗手段层出不穷,仿佛全然没有看见他爱理不理的神情。只是魏无羡的功力非一般人可以比拟,饶是淡然如蓝忘机也被惹得脸红急躁。

    这天,江澄隐隐有一股莫名的忧虑,心不在焉的整理书包准备回家时,恰好看魏无羡春光满面的走进教室。

   “师妹,做好穿裙子的准备吧!”话音刚落,江澄的手机便响起来。“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江澄最近刚给魏无羡换的铃声。魏无羡面色复杂的看着正听得起劲的江澄。

    点开接听,蓝忘机的声音森然传出,带着十成的冷意:“魏无羡,我的抹额。”

    蓝忘机视那条抹额为宝是整个级段都知道的事,也不会有人不知好歹地去触他的逆鳞,然而魏无羡好死不死故意夺走那条抹额,还开玩笑的说抢来送给女孩扎头发。
 
    从前蓝忘机被他挑逗只会红着脸,憋不出一句脏话,但此次怒极,反而听不出情绪,只是说出的话使两个少年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魏婴已赢,见好就收。仍是一副小流氓语调,“既然冰美人你都主动打电话了,那哥哥也不好不满足你。抹额被我放在音乐教室了,你去拿吧。”魏无羡本想多讲几句骚话,没想到那头直接挂了电话。

   “你干嘛要让他到那儿拿啊?有埋伏?”

   “嘿嘿,我跟你说……”
  
    蓝忘机一个人走进音乐教室,发现抹额被折叠整齐放在钢琴上,伸手一拿,碰断了一跟极细的线,顿时琴谱都散落在地。蓝家良好的修养使蓝忘机俯身去捡,谁知几张琴谱下面是花花绿绿的小人打架图。蓝忘机触电般缩回手,下一秒就将他们撕成粉碎,牙关硬生生挤出两个字,“魏婴……”

    小学男孩子之间总爱逞什么男子气概,常常小大人似的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挂在嘴上。江澄自然是不愿意穿裙子的,但是约好了就是约好了,陷入无限纠结。

    魏婴见他不会轻易答应便佯装生气:“你不穿就再不跟你玩了。”江澄的脑袋一下子耷拉下来,拧着衣角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一句话,也忽视了魏无羡转过身后拼命忍笑的脸,一路上心事重重地回了家。

    刚到家门口见到江厌离高中放学回来,一个星期不见姐姐的小江澄还不等魏无羡作出反应,直接扑进姐姐怀里,蹭蹭抬头可怜巴巴地问,:“姐姐,男子汉是不是一定要遵守约定啊?”

    江厌离看着这个稚气未褪的孩子竟一脸郑重,小脸使劲装作老成的样子,不由得捏捏他的脸,笑着说,:“是啊,阿澄,是男子汉一定要守信用的。”

    江澄听完拧巴着眉头,绞着手指,终于下定决心,“魏无羡,我穿!”江厌离看着把脸埋进她臂弯的江澄和突然爆发出挖掘机般笑声的魏无羡,一脸懵逼。

    蓝曦臣是初中毕业班,好不容易得空来接弟弟,却发现他的脸上全是又羞又恼的红晕,心想看来忘机的新同学很有趣呢:)

    江澄可不敢在家里穿,被虞紫鸢发现就完了,两个小破孩就一同躲进了公园的公共厕所。魏婴不知从哪搞来了假发和裙子,江澄小小犹豫了一下,还是套上了假发——被当做女生也比被认出来好。

    壮士牺牲似的去穿一整套衣服,赖在厕所的隔间里扭扭捏捏了半天,等到魏无羡忍不住去敲门时才缓缓出来。

    魏无羡被惊艳到了——紫色长裙尽衬淡雅,套上的轻薄的淡粉色短衫增添可爱,高高扎起的双马尾更显灵动俏皮。

   “看好了吧,我要换回去了。”“别嘛,没想到澄澄是个大美人呢。”魏无羡学着电视剧里男生轻佻的挑起江澄的下巴,直接壁咚,“小美女陪哥哥玩一玩如何?”江澄脸上尽是羞涩地红晕,用了十分力气去推开魏婴。奈何现在的姿势不得力,推搡了半天还是被他压制,反而折腾得小脸更红了。魏无羡玩心大起,身子前倾将脸凑得更近了些,“师妹别不解风情嘛……”

   “魏无羡!”蓝忘机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蓝家人走路不出声的习惯真是可怕),一进来便看见魏无羡将小姑娘压在男厕所墙上调戏,一手逮住他,江澄听见蓝湛的声音,立即捂住了脸向外冲。

    蓝湛身旁还有一个高瘦的身影,江澄跑得太急,两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变相撞了。江澄习惯性抬起头,看到的却是蓝湛的脸,极度的紧张使他忽略了那人吃惊之余嘴角未抹去的笑意和温暖的瞳色,“蓝蓝蓝蓝蓝蓝蓝忘机!”小江澄极度窘境之下又受了惊吓,脑子里全是“完了,完了”,一个踉跄跌在地上,又没有穿裙子的经历,不经意就露出了胖次。

    蓝曦臣刚进来便目睹了一场“小学生凌霸事件”,正想上前责问时被突然愤怒的弟弟抢先一步拎起那小流氓的领子。

    认识?蓝曦臣仔细想了想,忘机先前清洗抹额时发现了内侧一行小字“魏无羡哥哥亲笔”气的踹翻了盆子,似乎就是这人干的,欲为那个女孩子主持公道,眼前却直冲来一只淡紫色的团子笨拙地扑上了少年的身体,蓝曦臣恍惚之余仿佛还嗅到了淡淡莲香。

   看着这只受惊的小江澄,身板瘦瘦小小,脸上却是白白嫩嫩地好不可爱。蓝曦臣本应正人君子地将他扶起,却一不小心看到了露出的胖次,顿时涨红了脸,“我我我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扶你起来!”

   

------------------------------------------
两人以一个拥抱结缘,长大后以一个拥抱相认

  

评论(39)

热度(78)